导语:孕育了 12 年之久,Santiago Calatrava 设计的那只世贸中心的凤凰终于要展翅高飞了。它毫无疑问会成为自拍圣地,而且会拿来和中央车站做比较。(来源:Hilary Swift/《纽约时报》)

      至少,准备破壳而出了。

  这座庞大且身姿如鸟的世贸中心交通枢纽站名为 Oculus,计划于下周开放其中一半的空间。这比 2004 年 Calatrava 的设计方案公布时的预计时间晚了 7 年,且花费了双倍的预算。

  这次试运营,取消了那些在世贸遗址上曾频繁举行的仪式——那些仪式一方面是为增加当地官员的存在感,另一方面向人民保证,这座遭受过摧毁的城市有复原的希望。

  这些动机也有助于解释,“重建世贸中心地下的纽新捷运(PATH)道路客运铁路站”这样一个如此直截了当的需求,怎么就变成了一个斥资 40 亿美元、集购物中心、转乘站和人行步道网络于一体的综合体,一个扣在街边令人惊叹的白色仿生结构体,粗壮的肋骨与舒展的翅膀闪闪发亮。

  可以这么形容 Oculus 吧:它从室内看真是激动人心——闪闪发光、结构错综复杂、令人既能感到精神振奋又能享受内心的宁静。建筑的实景图与理想化的效果图并无二致。

“公共空间受欢迎,是很有必要的,” Calatrava 在周一的导览中说。

  没有可以与之比拟的地方,除非你说的是密尔沃基(Milwaukee)或者比利时的列日(Liège),那儿有一些 Calatrava 的建筑杰作。

  在世贸中心一带的其他地方,一家四口(父母带着两个孩子,一个 10 岁、一个 6 岁)要走进 9·11 国家纪念馆(National September 11 Memorial Museum)和世贸一号观景台(One World Observatory)需要花 179 美元。

  而进入 Oculus 是免费,因为这里是公共空间。

  这里注定会成为曼哈顿下城最受欢迎的目的地之一。位于椭圆形大厅的两端的阳台像跳水板一样悬在半空,这里将会成为自拍的集中地点。它与纽约中央车站之间的比较几乎不可避免。Calatrava 称中央车站是他的灵感来源,这也不足为奇。

  他可能也给其他人带来了启发。随着话题转向安德鲁·库默(Andrew M。 Cuomo)政府对宾州车站的改建,这个对比也不可避免:政府对中城的国际化铁路站规划限制,而把市中心的通勤火车站搞得声势浩大。

Oculus 的外观,交通枢纽站的顶部,这里比计划晚开放了 7 年,花费了两倍预算。

  而且,库默没有拿到公交枢纽站享有的联邦政府交通部资助。

  “这是个遗产项目,”Steven Plate 说,他是纽约与新泽西港务局的重大投资项目主管,负责建设枢纽站和重新规划整个世贸中心场地。他说:“我们有义务把它做好。”

  2011 年 9 月 11 日的恐怖袭击发生后不到两年,纽约似乎就需要在世贸中心遗址上建个新生的公共建筑,几乎是庄严纪念馆与成群孤立写字楼的对立面。

  港务局官员选择了 Calatrava 带头的一家建筑工程合资公司。后者承诺会拿出一个符合他们雄心壮志的纪念性建筑。

  自那以后,枢纽站就一直问题不断,不是所有问题都能摆在当局和 Calatrava 先生面前解决。

Oculus 内部,这注定会成为曼哈顿下城区最受欢迎的场所之一。

  例如,在整个复杂的建设过程中,最奢侈的一个工程表现叫做系杆拱桥,地铁 1 号线将在拱桥上行驶,距离在中楼层跨过 Oculus 和主要的 PATH 中转大厅间的人行道有 200 英尺(60.96 米)的高度——这当中没有设置立柱。

  这种表现形式不仅是 Calatrava 偏好戏剧化结构的反映。

  他说,这同时保证了游客的舒适性和安全性;之所以说舒适性,是因为没有立柱的宽敞空间更易游览;安全性则是指,这消除了在较细立柱下放包裹炸弹的安全威胁,同时使人群在紧急情况下更易疏散。

  地铁带来了另一个巨大挑战。枢纽站必须绕着昼夜不停运行的地铁 1 号线来建,因为纽约城市交通管理局不会考虑暂停南码头的交通。枢纽站的中楼层是由屋顶向下搭建的,违背了标准的工程实践方式,原因是屋顶面积加倍,成了纪念广场的一部分,而布隆伯格(Michael R。 Bloomberg)市长曾经一声令下,要求广场必须在 2011 年 9·11 恐怖袭击十周年的纪念日开放。

  在 2012 年,桑迪飓风造成了数亿美元的财产损失。当局不会给出确切的损失总数,因为他们正在与保险公司协商。如果飓风后的重建也作为建设成本的一部分,那官方所公布的 37 亿美元预算会超过 40 亿美元大关。

Oculus的工程收尾工作

  此外,在去年即将完工时,由于 Greenwich 街与 Cortlandt 街交叉口的漏水事件,原定的零售空间开放时间也推迟了数月。

  零售商铺将如何呈现,以及运营方 Westfield World Trade Center 怎样安排 Oculus 中央的广阔空间,这些最后都与建筑空间体验的品质有很大关系。

  Calatrava 在周一导览的时候说:“公共空间受欢迎,是很必要的。”他希望 Oculus 能够与米兰的艾曼纽二世拱廊相媲美,这座 19 世纪建成、有着拱形玻璃屋顶的优雅购物中心,与城市脉络天然地融为一体。

  在 Oculus 里,店面的弧度与和散射的大厅会使零售商更有可见度,Calatrava 说,“但他们必须要在玻璃后面,”他补充道,“我们要创作一首协奏曲,然后营造出店铺之间的和谐感。”

  克制的设计可不是 21 世纪零售店的标志特征,但港务局的执行董事 Patrick J。 Foye 认为,这方面有很好的先例。

       “中央车站的店铺就实现了很好的平衡,那么这里也能实现,”他说。

  毕竟,在这块地盘上,商铺并不是新鲜事物。一个世纪以前,曾经有个生机勃勃的区域专门经销小型电子产品,后来为了给世贸中心的双塔腾出空间被港务管理局挤走了。今年秋天,Oculus 里就会有一家苹果商店出售新型的电子产品了,位置就在从前 Radio Row 商业区的不远处。(新浪尚品)

Categories:

Tags:

No responses yet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